加入找回密码
 
   
查看: 288|回复: 0

[身边大小事] “行走绿廊,感受水城文化”系列报道之六:健生药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昔日的热血之地如今已成了一个包罗万象的日杂店。张 驰 摄
健生药房位置图。阿 龙 制图
陈文昭在健生药房门口介绍当年秘密联络点情况。阿 龙  摄
王广辉的妻子王云卿向记者讲述当年从楼梯的木把手掏出一捆捆情报的场景。张 驰 摄
王彻侄子王广辉在天台上向记者介绍药房的地理位置。张 驰 摄
王彻和革命伙伴传播革命真理的事迹被揭阳一中收录在校史馆里。张 驰 摄

  从西凤大桥下沿西环城路辅道进入西马路,步行大约10米,就到了西马路4/255号。眼前这栋不起眼的三层建筑,陈旧沧桑,与周边的老店铺并无二致。若不是门口两块小牌匾的提醒,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经的名字叫“健生药房”,是75年前中共潮揭丰边县委机关的秘密驻地。

  一位热血少年

  地处西马路西门段的“健生药房”,之所以会成为中共地下党的秘密活动联络点乃至成为县委机关驻地,与一位热血少年有关。他就是药房老板王致文的二儿子王彻。

  王彻1929年12月出生于揭阳县潭前王村(今揭东区锡场镇潭王村),祖父操内河运输业发家,是家乡有数的地主。父亲进城开办西药房后,年幼的王彻也随家人来到了县城居住。

  1938年,日寇侵占汕头、潮州,常派飞机轰炸袭扰曲溪、榕城,县城学校经常停课,为求安全和正常上学,王彻随母亲、哥姐们迁回家乡居住并在乡办蓝康中心小学继续就读。其时,正值潮汕人民抗日斗争高涨,共产党领导的青抗会广泛建立组织、发动群众抗日救亡斗争蓬勃发展之时,学校的郑筠校长、谢芳郁、陈彬、方思远等进步教师,经常在校内外开展抗日救亡宣传,传播革命思想。通过参加演讲、读书会等活动,少年王彻深受触动,投身抗日救亡的革命种子从此根植内心。

  1942年秋,品学兼优的王彻考上了揭阳第一中学,重新搬回到了榕城健生药房居住。期间,他继续保持着与蓝康学校进步老师、同学的联系,利用药房做掩护,组织秘密读书会,学习革命理论,并积极参加和组织各种抗日救亡和社会公益活动,在党的指引下一步步成长。

  一个秘密据点

  “这里是王彻和他的革命伙伴们收集重要情报、掩护革命同志、资助革命事业、发展革命队伍的重要场所……可以说,健生药房在那段烽火岁月作用重大。”《榕城区革命老区发展史》编委会成员陈文昭同志这样评价总结了“健生药房”的历史作用。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西门一带还是县城西部的商贸中心,王彻父亲王致文开的这家健生药房,具备了作为联络点的各种有利条件。一来,药房地处当时的繁华商街,每天人来人往,便于麻痹敌特,更能巧妙地为党工作。二来,西马路连通北市直达石狮桥,折打铜街南行,过新街即可直达国民党县政府办公大院门口,路况四通八达。加之药房和环城路相距不远,后门可通往附近的公主娘宫巷等地,且位置接近城郊,顺着水路或者陆路进城出城都十分方便。而从三楼的天台俯望四周,可观察周边各类人员走动,向西,则可望及西门外街的钓鳌桥、西关外市、西护城河、靛行渡口等处,这些地理上的优势,便于隐藏和脱身,为王彻从事秘密革命活动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这里曾是个地下室,大概有2平方米大,可容纳10来人,80年代我们从老家载了一大船沙子才把它填满。楼梯的木制把手,有一年被蛀虫蛀坏了,修理时一撬开,掏出一大袋一捆一捆的情报……”如今居住在西马路4/255号的王彻侄子王广辉和妻子林云卿,指着现在茶几的位置和楼梯的把手向记者介绍。据称,解放后这里曾被政府借用开过书店、粮所,直至20世纪80年代落实政策归还王家,才由王彻大哥王泽才接管开起了日杂店。

  顺着王广辉的指引,记者逐一对室内进行了参观和触摸,尽管楼房里的整个格局和陈设已显残旧落后,但在踩着木梯爬上阁楼那一刻,王彻和他的革命同志们在这里组织谋划、运筹抗日斗争,以及面对党旗立下铮铮誓言的种种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事实上,在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的阶段,王彻就是在这里,利用药房作掩护,与同在榕城读书的蓝康学校毕业生王勃、王昌造、王英、王思等几位知心进步同学一起居住在药房楼上,在县委单线直接联系下,战斗在隐蔽战线上。他们学习革命理论,输送秘密书刊和油印品,兼做交通工作,通过进步的文化活动传播真理、积蓄力量、发展了革命队伍,为粤东地区的革命胜利和解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段烽火岁月

  “在抗日战争时期,党的秘密工作十分艰险,地下党干这些可都是‘掉脑袋’的大事,没有一定的谋略和胆色,是很难经受这些艰苦考验的。”现年87岁的离休干部林俊莲女士如是介绍。

  林女士是王家的远房亲戚,当年曾多次帮王彻带过情报。据她回忆,临近解放那几年,整个揭阳的形势仍十分艰险,那时候她大概10岁左右,“彻兄”时不时会把一些书信交代她捎回乔南潮馨里,有时也会送去米店或者文具社,记得有一次还送到过一个公厕里。夏天的时候,她会按照“彻兄”的交代把信卷在袖口,冬天就藏在鞋底下,虽然当时她对“彻兄”他们所干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彻兄”交代的都是重要的大事,所以每次捎带这些东西都十分谨慎。如果在大街上看到共产党员被捕的情形,她会下意识地绕道走开。

  林俊莲的描述真实地还原了那段惊心动魄的岁月。而就是在当时这种艰难危急而复杂的情况下,王彻和他的革命同志们坚持斗争,舍生忘我,执行了一个又一个秘密任务,其进行的艰苦卓绝斗争,虽没有太多史料可供翻阅,但想必也是步步惊心。

  “1944年冬,日军入侵揭阳县城和家乡一带城郊地区,家里老少逃往山区亲戚处避难,我在地下党组织领导人方思远、陈彬和知心同学等的鼓励引导下,托词留下来看家,和家乡的一批进步青年秘密参加了抗日游击小组,积极投入阻击日军窜扰肃敌锄奸行动,并秘密开展筹枪、筹粮、筹资,准备建立抗日武装队伍等工作。”在王彻的一份手写自述中,有段经历颇具“戏剧性”。当时,为了支援部队建设,王彻主动向组织报告家里有“联珠”驳壳枪,并自编自导了一场“绑架”,根据王彻的设计,党组织把王彻“抓”了起来,由游击小组通知其家里人用驳壳枪将他赎回,成功从王家里拿出了防盗用的几件武器和一批金银财物。

  1947年,王彻受党组织派遣,借故停学返乡,投入农区工作。1948年1月农历春节前夕,党组织为了扩大武装斗争的政治影响,更有力地动员人民群众开展反“三征”斗争,威慑地方反动势力,决定以刚建立的梅北武工队为主力,发动梅北、城西南一带已组织起来的群众配合行动,破开国民党月城粮仓。是夜,潭王村积极分子共发动群众近百人,木船10多只,由王彻带领,会同坤头洋参加行动的农民积极分子,配合武工队主力渡过北河直扑月城粮仓,另一部分民兵手执土枪、刀茅等武器,沿城西干道破坏月城与县城间的通讯,并配合另一路主力在牛仔桥、东仓桥一带警戒。这一战役取得了完全胜利,缴获大批粮钱和部分枪弹,大大地锻炼了队伍,震慑了敌人。

  一种革命精神

  “叔公王彻是一位原则性强、廉洁、忠直的长辈,即使到了新世纪初,他也依然保持着老革命的朴素本色,经常教育后辈要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要勤俭、正直,要脚踏实地干事,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作为王彻家的后人,王广辉的女儿王锦霞对叔公王彻充满了敬意。

  解放后,王彻从革命斗争前线退下来,先后在县、省的党组织工作和人大工作,担任过多个职务,一直以来,他都以坚定的信仰和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每一个工作岗位,至1997年离休。离休后,王彻这位曾经的“进步青年”依然初心不改,本色不变,以对党的满腔赤诚,在新的革命精神传承事业中继续发光发热。他不但参与力所能及的社会工作,还不辞辛苦组建广东潮人海外联谊会,为加强潮籍海内外乡亲的联谊、交流、合作,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及祖国和平统一事业不遗余力。

  2009年,王彻在广州逝世,享年80岁。按照他的遗愿,妻子司徒梅芳和两个女儿,将他的遗体捐献给了医学事业。至此,王彻同志用他的一生,身体力行践行着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他的这种对党的忠诚和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以及他与健生药房的故事,也被潭王村的后人豪迈地载入村志,成为永不褪色的红色记忆。

来源:揭阳新闻网

生活在揭阳,爱上星空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