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找回密码
 
   
查看: 777|回复: 0

[民生话题] 揭阳12名省重点追逃对象“清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9 15: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王某峰,我要自首!”2月12日凌晨6时许,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揭阳市追逃办的小杨从睡梦中惊醒,一听来电者姓名,他立即睡意全无。“王某峰”这个名字,从追逃追赃工作启动以来,就深深地印在揭阳每一个追逃人员的脑海里。王某峰,原共青团揭东县委员会组织部长,涉嫌挪用18.7万元,上个世纪末潜逃至今已21年。随着王某峰的主动投案,2017年省追逃办下达揭阳的“12名重点追逃对象”宣告“清零”。


紧追不舍  “疫”外收获

“违纪违法并潜逃,影响非常恶劣。因此,必须有逃必追、一追到底。”市纪委监委领导指出,坚决把外逃腐败分子追回来绳之以法,才能彻底击碎想伸手者“东窗事发、一逃了之”的侥幸心理,起到不敢腐的震慑。

王某峰潜逃时只有28岁,尚不到而立之年,以为“腰缠万贯”会有一个更好的前程。但未曾想,一切皆是“一厢情愿”。出逃后,他一直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虽时常记挂家人,但不敢回家,不敢联系家人,就连父亲去世也不敢回来送行。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越来越拮据。生活所迫,他只能靠打黑工、当小贩卖棉花糖维生。归案时,49岁的王某峰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许多。

谈到归案过程,追逃人员深有感触地说,追回所有外逃对象是我们共同的梦想。作为追梦人,我们深知,梦想属于有准备的人,每一个成功案例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默默坚守,背后都有一个浸着汗水甚至鲜血的、斗智斗勇的追逃故事。

王某峰案也不例外。由于潜逃时间久、与亲戚朋友联系少,劝返王某峰被公认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甚至有不在人世的传言。但追逃人员从没有放弃过努力,想尽办法、调动资源、穷尽手段。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网格化管理和群防群治的防疫排查成为压倒王某峰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这次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中,由于王某峰知道自己属于网上追逃对象,无法通过所在小区门口的疫情检测,因而被独自困在某小区内,吃饭也就成“大问题”,走投无路之下,只好主动投案。

收到王某峰主动投案的意愿后,追逃专班鉴于疫情原因,立即协调所在地派出所到其住所接受自首。在警方到达前,更是每半小时与王某峰联系一次,从其“关心什么、顾虑什么、害怕什么、希望什么”,积极稳妥地做好他的思想工作,坚定他投案的意愿。

同时,为平安将其押解归案,主办单位揭东区纪委监委会同公安部门迅速组建押解小组,严格按照防疫要求制定特殊押解方案。在与潜逃地警方交接后即时返程,1400多公里的路途全程不休息、不下车,严守防疫纪律,严格落实防疫安全措施。




害人害己  无处可逃

“我无话可说!只想知道是怎么找到我的?”2018年9月28日凌晨1时许,面对突如其来的追逃人员,潜逃17年的陈某波一脸愕然地问道。

陈某波,惠来县公路局原副股长,被抓获时已62岁。进门之后,在追逃人员眼前,陈某波衣着破旧,房子狭小阴暗、脏乱无序,令人意外的是其妻子赖某见到抓捕人员时却显得异常“平静”,似乎得到了解脱。据了解,陈某波在潜逃的过程中,为讨生计,长期在一家小饭馆里当清洁工,每天只有20元的工资;只能和妻子窝居在一间月租只要150多元的小屋里。“因不敢用身份证,为了生活,多苦多累的活,我也干。”陈某波无奈地说。

“陈某波有严重的侥幸和自利心理,自认反侦查能力很强,以为不接触、不妥协,时过境迁,就可逃避法律的惩处。”追逃人员对他分析是非常准确的。于是在继续做好亲友思想工作、网上追逃、技侦排查等工作的同时,揭阳市追逃办也发动了一场“人民战争”,发出追逃悬赏通告,动员群众积极举报。

2018年9月3日,通告发出后,就不断有群众提供了陈某波潜逃线索。追逃专班发扬“沉得下心、吃得了苦、耐得住烦”的精神,先后赴广州、深圳等地一一进行线索比对,结合陈某波潜逃路线、生活现状、心理变化等各种信息线索,最终锁定陈某波在广州的藏匿点。又经过连续三天的布控,对200多间出租屋的摸排,终于在28日凌晨将陈某波当场抓获,于是出现开头的那一幕。

“对那些外逃腐败分子,我们点名道姓曝光,效果非常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腐败分子到哪都没有容身之处。投案自首才是唯一的出路。”揭阳市追逃办负责同志深有感触地说。




潜逃不归路  自首才是岸

“追逃工作既要有雷霆手段,也要春风化雨。通过宣讲政策、落实政策,让外逃人员认识到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揭阳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强调,要通过深入细致、甚至是艰苦的思想政治工作,让“迷途者知返”,让问题人员体会到全面从严治党既有力度,又有温度。

与王某峰无处可逃、无米下锅,狼狈投案不同,对方某荣的成功劝返充分体现了党“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方某荣,中国建设银行惠来支行原储蓄专柜出纳员,涉嫌挪用巨额公款、潜逃21年,2018年8月投案自首。

同样是潜逃21年,但方某荣出逃时间更早。追逃专班人员经过大量走访,了解到经历多年风雨飘泊、已55岁的方某荣早已悔错、认错,愿意投案自首。但是由于对政策不了解、担心涉案金额被夸大,迟迟不敢自首。针对方某荣的思想顾虑,市县两级追逃人员一方面重新清理方某荣案卷,重新核对涉案金额,补齐相关证据材料,为案件依法从轻处理提供条件;另一方面,通过电话、微信视频、上门等形式,做好其儿子、父亲等40多名亲戚朋友的思想宣传工作,讲清形势、政策和法律底线,传递实事求是、不枉不纵的办案原则,督促其相信组织、相信法律,主动投案自首。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纪委的同志,我父亲要投案自首……”

“好,只要他愿意投案自首,我们将依法给予从轻政策。”

经过揭阳市和惠来县两级相关部门联动、接力劝投,方某荣的儿子代表其父表达了投案自首、全额退还涉案钱款的意愿。方某荣也成为监察体制改革后,第一个投案自首的人员,第一个归案的省重点追逃对象,也吹响了揭阳“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号角。

据统计,监察体制改革后,揭阳市外逃的监察对象共81人,其中涉嫌职务犯罪的11人;已追回53人,占65.43%,其中,投案自首24人,追捕归案29人。仅2019年度就追回47人。特别是一批潜逃时间长、涉案金额大、社会影响恶劣的对象陆续归案,有效地震慑了各类违法犯罪,提高了人民群众对反腐工作的满意度。经审判,最终主动悔罪认罪、积极退赃的人员都依法依规得到了从轻处罚;而心存侥幸、负隅顽抗的都被从重从严处罚。




二年多来,揭阳追逃追赃工作步履铿锵、捷报频传,同时坚持“追防并重”,在审查调查阶段做好严密的防控措施,严防新增外逃人员,充分彰显了监察体制改革后,形成的制度优势正不断转化为治理效能。下一步,揭阳市纪委监委将继续保持政治定力,保持打虎拍蝇猎狐力度不减,在不断强化不敢腐的震慑的同时,以更坚决的态度消减外逃存量,以更果敢的措施遏制外逃增量,全面推进 “追防一体化”建设,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来源 | 清风揭阳

生活在揭阳,爱上星空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